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(以下简称“中基协”)日前公布的最新备案月报显示,截至2021年3月末,存续的私募管理基金规模达17.22万亿元,连续9个月实现正增长。其中,私募股权投资基金(PE)、创业投资基金(VC)规模合计11.7万亿元,环比增加206.61亿元。

  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,PE/VC在支持创业创新、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,促进了创业创新企业成长壮大,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助力。然而,私募基金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出现了一些问题。让私募行业真正回归“私募”和“投资”的本源,鼓励基金投早、投小,推动实现优胜劣汰良性循环,对于私募基金行业规范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。

  私募基金管理规模刷新纪录

  从中基协发布的数据看,当前,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依然占据了私募行业的主体规模。截至2021年3月末,存续私募基金102852只,存续基金规模17.22万亿元,较2月增加587.95亿元。其中,存续私募股权投资基金29751只,存续规模9.96万亿元,环比增长0.03%;存续创业投资基金11172只,存续规模1.74万亿元,环比增长1.05%;存续私募证券投资基金59471只,存续规模4.45万亿元,环比增长1.29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自2020年6月以来,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连续9个月实现正增长。与此同时,私募基金管理规模也在持续刷新纪录,相比去年6月的14.35万亿元,规模增幅已经达到20%。

  回顾历史,我国PE/VC行业高速扩张与资本市场的改革红利密不可分。2000年,创业板酝酿设立,促使本土风投创投萌芽。2004年,中小企业板设立,拉开了中国风险投资的大幕。2009年,创业板启动,进一步促成风险投资全行业的蓬勃兴旺。如今,科创板、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落地,创投机构的退出渠道进一步通畅。

  多层次资本市场和风投创投紧密相连、共同发展,助力一大批创新创业企业成长壮大。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三季度,私募股权基金、创业投资基金累计投资于境内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、新三板企业股权和再融资项目数量达13.2万个,为实体经济形成股权资本金7.88万亿元。自2018年至2020年年中,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新增投资3.27万家企业,投资本金3.08万亿元;其中,投资中小企业2.31万家,投资本金9050亿元;投资高新技术企业9695家,占比29.7%,投资本金6576亿元。

  PE/VC行业发展掣肘仍存

  尽管私募基金行业近年来发展迅速,但发展中的问题也随之出现。今年1月份,证监会在发布《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》时指出,近年来,私募基金行业快速发展中暴露出的问题包括,公开或者变相公开募集资金、规避合格投资者要求、不履行登记备案义务、错综复杂的集团化运作、资金池运作、利益输送、自融自担等,甚至出现侵占、挪用基金财产、非法集资等严重侵害投资者利益的违法违规行为,行业风险逐步显现。

  与此同时,PE/VC在助力新经济企业成长、产业升级等方面仍任重而道远。中国证券业协会投资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十游认为,对比中美两国私募股权市场发展,我国私募股权市场机构数量多,但单体管理资产规模小,缺乏长期限资金和市场化的投资人,退出渠道较为单一,我国约70%以上的退出案例都是通过IPO,而美国近年来各种退出方式所占比例比较均衡,第一选择仍为公司并购。

  投中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,共386家具有PE/VC背景的中企实现上市,PE/VC机构IPO渗透率为68.32%;今年一季度,共计150家中国企业在A股、港股以及美股成功IPO,PE/VC机构IPO渗透率达70%。

  不仅如此,近年来,PE/VC行业自身发展面临一定困难,出现了募资难、投资难、退出难等问题。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集资金为11971.14亿元,同比下降3.8%;新募集基金数为3478只,同比上升28.3%;头部机构在募资方面具有相对优势。市场人士表示,过去一年,私募基金行业内部分化持续,头部私募机构占据研究、渠道优势,而一些经营能力较差的私募机构被加速清退。

  鼓励PE/VC投早投小投科技

  事实上,鼓励PE/VC投早、投小,推动PE/VC在我国创新转型中发挥更重要作用,始终是监管导向,也是PE/VC努力的方向。

  去年末,证监会党委在传达学习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指出,完善私募股权基金“募投管退”机制,鼓励投早、投小、投科技。

  近日,国家发改委就《创业投资主体划型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《办法》起草说明显示,近年来,行业和有关部门普遍反映,由于创业投资标准不明确、各方面对创业投资的性质和战略定位认识不统一,市场上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、私募证券投资等其他私募基金界限模糊,甚至还出现了将创业投资等同于互联网金融等误区,各类投资业务混同发展,难以有效区分,创业投资专注投早投小、投长期投科技的作用发挥不充分,有关扶持创业投资发展和监管政策针对性和有效性不足,影响了创业投资行业持续健康发展。为此,《办法》遵循“立足创新创业创造,服务实体;坚持问题导向,与时俱进”原则,做到“导向清晰,界定明确,统筹兼顾,预留空间”,明确了创业投资和创业投资主体的定义、性质等内容。

  展望未来,陈十游认为,中国私募股权基金必然走向专业化和长期化,管理人需要更加专注于行业研究,进一步提升交易机会挖掘能力、投资能力和风险控制水平,回归价值投资,投出真正有价值的企业。同时,通过积极的投后管理,从价值发现走向价值创造,收获可观的回报。而机构应注重搭建专业化的投后管理体系,尽可能帮助企业在运营管理上做出持续改进,输入更多资源。从单纯通过一、二级市场获取价差,向投后价值创造方向转型。

  可以预期,在多方合力之下,私募基金今后在资本市场中将承担更加重要角色,并在支持创业创新、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。